当前位置:首页>政务公开>学习园地
美丽宁夏丨央视报道,宁夏要出名啦~~
2018-01-15 09:48
 乡愁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   —余光中

小时候
乡愁是一枚小小的邮票
我在这头
母亲在那头
长大后
乡愁是一张窄窄的船票
我在这头
新娘在那头
后来啊
乡愁是一方矮矮的坟墓
我在外头
母亲在里头
而现在
乡愁是一湾浅浅的海峡
我在这头
大陆在那头

 

正如乡愁这首诗一样的含有情意。 邮票是一种意象,诗中的船票、邮票、坟墓等都是意象,都寄予了思乡情怀。 那年少时的一枚邮票,那青年时的一张船票,甚至那未来的一方坟墓,都寄寓了诗人的也是万千海外游子的绵长乡关之思。


由中宣部、住房和城乡建设部、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、国家文物局联合发起,中央电视台组织拍摄的大型纪录片《记住乡愁》第四季之《将台堡镇:不忘根本,守望家园》中央电视台中文国际频道1月10日首播


中文国际频道都以“传承中华文明,服务全球华人”为定位。作为国家形象对外宣传的窗口。

将台堡镇,历史上是连接内地和河西走廊的重要关口,乃兵家必争之地。两千多年前,霍去病大破匈奴,自此,保家卫国的精神在这里世代流传。

虽然这里常年干旱少雨,土地贫瘠,但经过一代又一代人的辛勤耕耘,将台堡成为了黄土高原上一颗熠熠生辉的绿色明珠。

  1936年10月,贺龙、刘伯承、任弼时率领的红二方面军和红一方面军在将台堡胜利会师,标志着两万五千里长征胜利结束。当红色的记忆融入千年的古镇,将台堡便有了不一样的底蕴和气度。


  再来看下作为纪录片《记住乡愁》策划和撰稿人之一的宁夏作家郭文斌先生为纪录片的开播写的文章:

将台堡,我的故乡

由中宣部等单位组织实施,中央电视台组织拍摄的大型纪录片《记住乡愁》,原定100集,播出后国际国内反响极好,收视提高率70%,频频获得全国大奖,扩至540集,被中宣部领导誉为弘扬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最接地气的精品力作。该纪录片前120集是古村落,继120集是古镇,作为该剧的文字统筹,撰稿,策划,从私心讲,很希望宁夏能够多进入一些,但实事求是的讲,宁夏的古村落和古镇,基本不具备剧组定的拍摄形态,为了争取每个形态多拍摄一两集,就得设法寻找能够打动导演的角度,就像单家集和南长滩一样,让导演看到形态背后的不可替代性价值。果然,古镇形态前期调研组报送的选题仍然难以达标,我就有些着急了,就给分片导演和制片人推荐,可否考虑一下将台堡镇,该地正好年初通过撤乡建镇,形态可能不达标,但气质和乡愁精神很吻合,否则,古镇部分,宁夏就缺席了。

就从中华民族优秀传统文化、红色革命文化、社会主义先进文化的内在联系角度,从如何守住政治、经济、文化、教育的初心,把红色记忆变为走好新的长征路的精神动力角度,给导演提供一些思路,让人感动的是,导演韩辉先生在请示制片人王海涛先生之后,前去实地勘访,形成选题,最终被评审会通过了。作为一位生于斯长于斯的游子,当然无比欣慰。

 

这就促使我以中华民族整体视角重新打量生我养我的这片土地。

——郭文斌


葫芦是最为古老的中华民族吉祥意象,它不但象征着收集精华、聚藏宝气、守护真要,还是剑胆诗心、仗义行侠、陈暴安良的指示符号。马莲又名马兰,是耐盐碱、耐贫瘠、抗旱、抗涝、抗寒的地被植物,其根入土可达一米以上,具有极强的抗性和适应性。我的家乡将台堡,就位于葫芦河和马莲川的交汇处。

孩童的我,在那个大堡子下看戏,看电影,玩耍;少年的我,在那个大堡子下上学,赶集,走亲戚;青年的我,在那个大堡子下教书,育人,结婚,生子。解放初,我的父亲曾经在那个堡子里上过几年班,他无数次夸张的讲述,让我对那个大堡子产生过无限的传奇性联想。

上初中时,有一年我曾在堡子后面的“城背后”姑姑家寄宿,当时没有注意“城背后”这个词的深层内涵,及至成人,越来越觉得这个已经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的地名背后,一定有着极为繁盛的历史。后来看史料,才知道,这繁盛,原来和这里两千年来持续发达的马政有关。众所周知,马政在冷兵器时代的重要,就像今天的航母和导弹一样。

据考,历史上的将台堡一带水草丰茂,河流纵横,早在西周时期,牧马业就非常发达了。秦朝之所以能够一统天下,和这里为其源源不断地输送精良战马不无关系。因为看重当地人的彪悍、马的精壮,汉武帝干脆把这里作为组建骑兵的基地,汉军之所以能够击败匈奴,骑兵发挥的作用巨大。唐时这里的马政到了极盛时期,贞观初年,唐太宗出台完善的马政管理制度,监牧制就是其中之一,将台堡一带,正是重要的监牧地区。贞观二十年,唐太宗到灵武会盟,专门到西瓦亭视察马政,当时的西瓦亭,就是今之将台堡。安史之乱期间,这里也为北上灵州的太子李亨的护卫队补充了大量战马。到了宋代,西夏崛起,这里成为重要的边塞防御要地,牧场变成战场。宋夏三次大战,有两次都在这一带进行。明代吸引宋弱教训,重整骑兵,将台堡一带成为全国马政重心。直到清朝中叶,牧马基地西迁河西,这里的马政辉煌期才告结束。

可见,中原的实力史,就是将台堡一带的供给史。每每想到这里,我的耳际都会响起惊天动地的战马嘶鸣声,其生,其死,都为捍卫龙的图腾,这也许就古人讲的龙马精神的寓意所在。再看“马作的卢飞快,弓如霹雳弦惊”“葡萄美酒夜光杯,欲饮琵琶马上催”这些诗句,心里就是别一种滋味。

说来也巧,生肖属马的我,降生在这片土地上,先是醉心于书写农历,后来又固执地传播传统文化,现在又把同样展现龙马精神的乡愁剧组拉到这里来,也是另一种意义上的不忘初心吧。

《周易》比像“乾马坤牛”,意即夫子所释“天行健,君子以自强不息!”

如此,再看葫芦河和马莲川这两个地名,就有了天造地设的寓言性,精神性,这种自强不息精神,到了二十世纪,终于演进为震惊中外的壮丽史诗:1936年10月22日,红军长征三大主力军在将台堡胜利会师。

2016年7月18日,中共中央总书记、国家主席、中央军委主席习近平,从北京直飞固原,驱车70多公里到这里,冒雨向红军会师纪念碑敬献花篮,并参观“三军会师纪念馆”。习总书记深情地说,这次专程来这里,就是缅怀先烈,不忘初心,走新的长征路。2017年3月29日,它被中宣部命名为全国爱国主义教育示范基地。 


现在的纪念碑下,当年是一个可容纳数千人的大地坪,既是戏园,又是电影场,还是篮球场,靠北的戏台右侧,是公社文化站,放影队也在其中,不少让我们热血沸腾的战争题材电影,就是在那个地坪里看的。当时上高中的兄长,是文艺队的成员,常常在那个戏台上排练文艺节目,我的任务是从家里给他运送粮草。谁会想到,在电影上看到的情景,在节目里欣赏的情景,居然就发生在播放电影的地方,演出节目的地方。

“既诚勇兮文以武,终刚强兮不可凌”。中华民族百折不挠自强不息的精神传统,就这样从历史的长河中一路绵延而来,成为支撑一个民族不断发展壮大的脊梁,最后在生死存亡的关键时刻演进为伟大的长征精神,演进为彪炳史册的革命英雄主义、乐观主义。

 

在将台中学任教的三年,是我生命中的一段黄金岁月,那时的我,一腔豪情壮志,白天教书,晚上习武,屈子的名句常常伴着晚风响在耳畔。斗转星移,岁月更替,早已华发满鬓,可也壮志未酬,当年的万丈豪情,常常化为梦境,正可谓“铁马冰河入梦来”。


好在2013年,因为拙著长篇小说《农历》的缘分,被中央电视台国际中文频道著名制片人王海涛先生知遇,得以效力于《记住乡愁》,在国家层面为民族复兴略尽绵薄。自此,当年铁马冰河的梦境不再出现。

2017年九月的一天,和央视导演再次走进将台中学,其变化让人有梦幻之感。当年读书的土木教室,备课的砖木宿舍,被拔地而起的现代化楼房代替,整个校园被红色符号簇拥着,和旁边的纪念碑相呼应,让人不由想到怀念、诗性、理想、信念这些词汇。

 

  设想着如果现在给学生讲长征,我就会说,长征精神正是中华民族自强不息精神的红色表达,是中华民族浴火重生精神的红色表达。现在,中华民族又到了更高层面会师的时候,建设一带一路,打造人类命运共同体,正是会师精神的历史性升华。